辰君

阴阳师已卸载,目前仅吃狗崽和双龙。

新年快乐各位小天使们ww今年也要一起愉快地玩耍(比哈特

【狗崽】我眼中的你

·短篇
·糖
·他站在那里,宛如神明。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便被惊艳到了。
——“小女子确实从未见过如此绝色的人儿。”
威严的大天狗怀抱被一个狐耳青年所占据,睡得香甜的青年全然不知自己已被众人打量了好几遍。
看不清脸,却让人心痒痒得不行。
或许是谈事的声音过大,狐耳青年在大天狗怀中翻了个身,露出了熟睡中的脸。
——“……无法用言语表达。”
许久,狐耳青年缓缓睁开了双眼,金色的瞳孔在灯光照耀下发出光芒。
“唰!”
下一秒,青年的脸便被神明的翅膀遮挡起来,众人慌忙垂下眼睛。
——“我从未见过大人那般神色。”
翅膀后的风光被遮挡起来,唯一可以看见的,便是那青年环上神明脖颈的、雪白的双臂。
——“过后我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那是嫉妒的神色。”

“大人的心池已经被那妖孽扰乱,还请晴明大人快快将他赶走,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温和的阴阳师拿起小巧的酒杯,微微抿了一口。“我要是赶走那小狐狸,指不定和我反脸的就是大天狗了。”
身着华丽单衣的少女双手紧握在一起,不甘心地说:“难道晴明大人想看着大天狗大人堕落下去吗?”
安倍晴明笑笑:“他们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况且这堕落也不见得是坏事。”
少女一把推开面前的酒杯,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既然晴明大人不肯帮小女子,那我就去求源博雅大人。”
安倍晴明面带怜悯地目送她离去,源博雅为了把自家的神明带回去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光是被卷上天就试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拜托阎魔大人送朵云上去接着才把人完好地送回来。
任性的千金小姐可不管这些。
她对大天狗一见钟情,迟迟不肯离去,自家父亲大人三番四次派人来接都被少女赶了回去。

——几日前
“我想见见大天狗大人,请你帮我通报一下。”打扮精致的少女伏在地上,低声请求。
单马尾的少女为难地挠挠头,“大天狗大人尚未起床洗漱,还请小姐晚一点过来。”
“如今已临近正午,大天狗大人不可能还没起身,求求你,帮我通传一下,我真的很想见见大人。”
从未低下头的千金小姐额头紧贴地板,大有没见到就不起身的决心。
莹草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好吧。但是大人想不想见你就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了。”
少女欣喜地点点头。
莹草小心翼翼地敲敲门,“大人,我是莹草。”
“何事?”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小姐想见你。”
“……”
“大人?”莹草疑惑地唤了一声。
“不见。让那位小姐回去吧。”不同于大天狗声音的清朗的声音传来。
少女猛然抬起头。
莹草更加为难,没想到这位大人也醒了。“妖狐大人……可是……”
“让她去大堂等我。”大天狗说。
话已到此,莹草只能低声应了一声,回头只见少女恍惚的表情。
“小姐?”
“刚刚那是……”谁?
莹草把她扶起来,低声地说:“是妖狐大人。”安倍晴明的第一位式神。
少女不知道那是谁,但她只知道自从听到那声音开始内心的警铃就不停地大响。

真正见到妖狐是在一次聚会上,坐在角落的大天狗腿上躺着一位狐耳青年。
看到他的一瞬间,少女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掉一样,酒杯“哐当”一下砸到桌上。
她看到大天狗如何温柔地帮他拂开脸上的头发,如何调整坐姿让他睡得舒服一些,等她回过神来时双手已经被自己绞得生疼。
那样的大天狗,与她第一次见到的样子截然不同。
原来石头上也会开出温柔的花。
因此她断定一定是妖狐迷惑了大天狗,才会让他如此大变。
她去求安倍晴明,去求源博雅,但都被拒绝了。
“他们两个已经没办法分开了。”
“小姐你不如就早些放下大天狗吧。”
少女心有不甘,却束手无策。

第二次见面是在一次正式宴会上。
妖狐穿着银白色的单衣,端正地坐在穿着银色镶金边单衣的大天狗身边,两妖看起来天造地设。
少女咬紧牙,努力让自己不去看,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飘过去。
宴会到中途,妖狐把手搭上大天狗的手臂,目光渴望地看着他手里的酒杯。大天狗看他一眼,把酒杯送到他嘴边,妖狐凑过去,就着他喝过的地方抿了一口,瞬间露出欣喜的笑容,摇着柔软的大尾巴就想喝第二口。
大天狗却把酒杯移开,阻止了他的动作,还叫人把酒杯收下去。
妖狐不高兴地撇撇嘴,尾巴缠上他的腰,手掌变回肉垫,讨好地磨蹭大天狗的手臂,但大天狗依然不为所动。
到最后妖狐整只妖都钻进了大天狗的怀里,埋在他的脖颈间不停地蹭他,大天狗只是单手环着妖狐的妖,一脸面瘫地任由妖狐撒娇般的磨蹭。
少女看得心堵,悄悄地从偏门离去。
少女被两妖黏糊的模样狠狠刺激到,让人准备好马车想着第二天一早就离开。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离开的计划很快就被搁浅了。
因为平安京已经被黑化的妖怪所包围,阴界之门不知被何人强行打开,大量的妖怪涌入平安京,破坏了原有的宁静。
大天狗被派去守卫正门,而妖狐被安排在北门,负责保护王国贵公子们。
少女看到了身着红衣的妖狐,拿着一把扇子,总是柔软无骨地靠在大天狗身上的背脊此时非常挺拔,像个风雅之士一样笑着现在北城门上。
时不时地有妖怪跳上城门,都被妖狐轻轻划起的一道风刃打了下去,他的脸上甚至带着愉悦的笑容。
北门的情形似乎没有那么严重,照这样下去平安京很快就可以恢复原有的宁静了。
少女乐观的想法很快就被面前的景象打破,远方黑压压的一片以高速向北门移动,仔细一看才知道那全是阴界之门里涌出来的妖怪。
少女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腿一软跪坐在地板上。
“这该怎么办?”
站在城门上的妖狐却只是扭扭脖子,打开扇子露出一个笑容,回头对她说:“小姐还是下去躲躲吧,要是受伤了我可没办法向你父亲交代。”
莹草走上来扶起她,她一拐一拐地往回走,最后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逆光中,风吹起了银白色的头发。
他站在那里,宛如神明。

——完。

送给我家的崽崽。
抽到的第一只除雪女外的SR就是崽崽。
他带大了寮里的式神,在我还对阴阳世界还懵懵懂懂的时候牵起了我的手。
一开始确实很困难,崽崽的觉醒材料花了我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依然记得觉醒他那时欣喜的心情。
期间我也卸载过游戏,但因为舍不得崽崽又重新下载回来。
幸好,在某个晚上茨木来了我家,终结了非酋成就。
幸好,狗子也来了我家,终结了崽崽的单身。
直到现在我依然感谢他,爱着他。
我眼中的他,就是神明。

ps:欢迎捉虫w

【阴阳师】平安百鬼物语 • 问柳

太太写得超棒的啊(´∀`)♡

Asa:




※全员向,无衍生cp


※BGM:http://music.163.com/#/song?id=27583108




大概是一个关于我们自己的故事。


 


++




我是一棵柳树,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我杵在一条戻桥边上的一个院子里,跟一棵同样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樱花树每日大眼瞪小眼。那樱树挺好看的,每年都会开一树粉扑扑的花。但就是不喜欢说话,我早先以为是小姑娘害羞腼腆,而后不知哪个经过的路人随口说了句,据说这棵樱树是和内里紫宸殿的左近樱一起移到平安京的。


我听完那话一抖,自此就一直喊她老太婆了。


 


++




后来,我这小院子里住进了一个小孩。


那大概是天庆元年吧,我记得那小孩来的时候,我正断了两根枝条。卯月里的那场地震震得我老胳膊老腿疼了好久。老太婆似乎没什么事,一树粉花开得正艳。那小孩长得挺好看,眉清目秀的,他仰着小脸看了她好久,直到一个稍微上了点年纪的男人站在院门口喊他。


——晴明。


小孩回头,脆生生应了一声。


——师父。


 


++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小孩叫安倍晴明。


是个阴阳师。


 


++




他刚搬过来住的时候,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小孩很勤奋,每天一早爬起来跟着师父出去修行,直到月亮出来了才回来。有时候那小胳膊上青一片紫一片的,我瞅着都有点心疼,但小孩从来没喊过一声苦。


他时不时给我浇点水,其实他不知道,我活得岁数久了,根也生得长,院门口的堀川里有喝不完的水,不差他这一点。不过他总惦念着我,我也挺高兴。夏时他会在缩在我身边,捧一张符,叽里咕噜念着我听不懂的句子。


我有时候会趁他出门,偷偷问对面的老太婆,哎,你听得懂吗?


老太婆一树樱色开得正美,半晌回了我一个字:哼。


 


++




这样的日子似乎持续了大半年吧,有一天,那小孩念着念着,念出了一只小妖怪。


白色毛团的小狐狸,尾巴尖带着点浅浅的紫。


小孩一把扔了手里的符,高高举起懵懵懂懂的小妖怪转了个圈。他摸摸小东西的脑袋,说,这下师父可以带我去御魂塔了。




小孩眉开眼笑,小狐狸一脸茫然。


 


++




我不懂什么是御魂塔,也不知道后来他们所谓的麒麟洞、斗技场与百鬼夜行。


我只是一棵柳树,只看得出对面老太婆的樱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然后年号就从天庆倏地改成了天历。




小孩一天天长大,还是早出晚归,不过身上青紫色的淤痕变成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小毛团也摇身一变成了长身玉立的俊美青年。


这一年岁末,我的小院里长出了好些个小妖怪。有咿咿呀呀打起架来毫不手软的,有顶着一头小火苗一脸不高兴的,还有个成天背着鸟笼的混蛋没事总从我身上折点叶子叼在嘴里自以为特别潇洒。


狐狸站在院门口依依不舍地看着貌美的小姑娘走过银装素裹的一条大街。其他几个小妖怪围坐在老太婆身边叽叽喳喳地笑着。小孩不知从哪儿摸出张灰色的符咒,写了几个字挂在老太婆光秃秃的枝条上。


咿咿呀呀的小姑娘仰着脸问,阿爸阿爸,你写的什么呀。


小孩眯起眼睛笑笑,新年愿望呀,希望明年我们能打过第七层御魂塔。


 


++




不过愿景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只是个念头罢了。




这张符咒一直在老太婆身上挂着,从这年她的枝条上冒出第一颗小芽到第二年秋天下了第一场雨。灰色的纸张破破烂烂的,字迹也早也看不清晰。长大了不少的小孩在第二年的大晦日又工工整整地写了另一张符,恭恭敬敬地挂在同一条枝上。


一只刚来没多久的小兔子支着下巴趴在回廊上,阿爸阿爸,你写的什么呀。


小孩眯起眼睛笑笑,新年愿望呀,希望明年我们能打过第七层御魂塔。




然后我看见,他背着所有人悄悄叹了口气。


 


++




再一年的春天,我又见到了那个中年男人,他比初见时苍老了些,但腰杆挺得很直。


小孩从屋里跑出来,看见对方时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犹豫,他慢慢走到男人面前,低低唤了声,师父。


我这才恍然发现,当初不过那人肩膀的小孩如今已比对方还高了。


男人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小孩抢先一步。


——是我不争气。




从不消停的山兔咋咋呼呼地从回廊一头窜到另一头,打着盹的狐狸翻了个身抖了抖耳朵,顶着一脸不高兴的小姑娘独自一人坐在老太婆身边,被捧着鸟笼的混蛋瞧见了,欣欣然走过去,端起笼子说,你看,吾之挚友的新居。


小孩有些无奈地笑笑,只听男人冷不防说了一句,你可知,阴阳道中的返魂一术。


 


++




阿爸阿爸,刚才你们聊了些什么呀?


没什么,走吧,咱们去御魂塔。


 


++




自打那天起,小孩变得愈发勤勉。


他每日都会带着一众小妖怪跑去御魂塔,又在月上枝头时伤痕累累地回来。他有时候半夜也会自己跑出去,我不知道他去做什么,只能远远看着,看他踩一地星辰去,再踏一地朝霞回。




中年男人后来又来过一次,见到了一身狼狈的年轻阴阳师。


——返魂一事师父不必再提。 


中年男人皱眉,那小孩只是笑笑,眉清目秀得一如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候的模样。


——八岐大蛇不过难缠了些,它那雷霆一吼,我早晚能尽数担着。


 


++




这年月见月满时,小妖怪们呼啦啦都跑到院子里赏月。小孩破例准了那群小东西喝酒,小妖怪大多年岁不大,喝完酒更是要恨不得爬上屋顶把房瓦都掀掉。


小孩也被灌了不少,凡人还不如那些鬼怪妖魅,几盏下去就扶额回屋躺着了。


院子里渐渐冷清下来,咿咿呀呀的小姑娘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没由来冒出一句,我想现在去御魂塔。


一旁的妖狐听完这句话,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你、你白日里还打得不够?


萤草托着下巴说,不是呀,你们不觉得阿爸近来一直心事重重吗?一定是因为我们打了那么久还没有打赢七层的大蛇。哎,据说打赢了它就可能给我们六星御魂。


狐狸有些好笑地反问,那你觉得你现在去了就能打赢它?


小姑娘站起来,摇摇头,打不赢,但也算是一种修行吧,毕竟我还是想看看。


狐狸随口接了句,看看六星御魂?


小姑娘蹦蹦跳跳往外走,头也没回地说,看看阿爸再次笑起来的样子。


 


++




这一年的雪下得很晚,其实老实说,我不喜欢下雪。


堀川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好看是好看,但就是那水喝着太冰牙。


小孩在这一年的大晦日又摸了张灰色的符咒,工工整整地写了一行字,恭恭敬敬地挂在老太婆的枝头。




不过这次似乎谁也没问他究竟写了什么。


 


++




我一度觉得,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化在我那数不清的年岁里。


直到第二年的夏天,那小孩念出了一只姑获鸟。


我本以为小孩会特别高兴,一如最初见到那小狐狸时一样,然而他却只是弯弯眼睛,和每个妖怪刚来时一样,塞过去一只红达摩。


那天夜里,小孩坐在回廊下不知想些什么。咿咿呀呀的小姑娘跑过来,蜷在他腿边,阿爸阿爸,你为什么看起来还是不开心呀,姑获鸟很厉害的呀。




小孩低头看她,什么也没说。


 


++




又过了没几天,京里下了一场雨。


我很喜欢下雨,不过老太婆似乎一直不太喜欢。




雨停的那个晚上,那个金毛混蛋背着他的鸟笼走到我跟前。他随手从我身上摘了两片叶子,我生气地瞪他,当然他什么也不知道。


随后我听见妖狐的声音在静夜里响起,大晚上的不睡觉,对着一棵树发呆?


那混蛋转身,吹了个特别难听的口哨,你这大半夜的不也没睡觉?


狐狸耸耸肩,这雨闷了几天了,再不出来就生蘑菇了,况且没准能偶遇哪个好看的小姑娘跟我一样出来散心呢。


混蛋笑骂一声,又从我身上摘了片叶子,我这次还没来得及瞪他,就听他说。


——明天,我就不和你们去御魂塔了。


狐狸愣了一下。


——他和你说了什么?


金毛混蛋摇头,又吹了声难听的口哨。


——就咱们家阴阳师那性子,你指望他和我说什么。不过御魂塔里总共就容得下那么多式神,姑获鸟比我更适合那里。我正好想出去走走,我挚友也不想天天守着这片地方。不说了,一会儿万一被他看见就走不了了。


笼子里的小鸟扑棱棱翅膀,金毛混蛋摘了鸟笼抱在怀里。


——不过,也挺遗憾的。不知道以后回来了还赶不赶得上。


狐狸远远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对方的背影,末了垂下眼睛,低声打趣。


——赶上看他冲你笑笑?


彼时恰有一朵云遮了月亮,金毛混蛋踩着深深浅浅的水洼,抱着鸟笼向院门口走去,而后顿住步子,伸手指了指天空。




——赶上他术有所成,问鼎阴阳道。


 


++




金毛混蛋留了个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剩下狐狸一个人在院里吹风。


那向来没个正经样子的人这会儿才轻轻叹了口气,一步三摇晃地往外走,嘴里还念叨着,小姑娘小姑娘。




不过以我一棵柳树的记忆里来看,他走的,是御魂塔的方向。


 


++




再后来,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




天德元年,小孩他们终于打过了第七层御魂塔,而后八层,九层,势如破竹。




天德三年,我的小院里住进来了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小妖怪,狐狸将攒了一身的御魂尽数丢给他,甩了句赶紧长大别偷懒,就一溜烟跑去隔壁看刚搬来的跳跳妹妹。




康宝二年,小孩念出了来一个天生少了一只手的小妖怪,姑获鸟将那小团子一把抱在怀里,乐不可支地给他塞达摩,塞得小妖怪差点被噎着一命呜呼。


 


++




安和元年,几个小孩子叽叽喳喳围在我的小院前。


一个说,你们知道吗,这里面住的,是如今最厉害的阴阳师。


我听着有点自豪,虽然按理说,一棵柳树并不懂什么是自豪。我对老太婆说,你看,咱们家的小孩这么有出息了。


那时正巧一只鸟落在老太婆的枝头,仰着脖子啾啾叫。老太婆隔了半晌开了尊口,还小孩呢,都多大的人了。


院门口那几个小东西时不时发出钦羡的惊叹。




我难得没接老太婆的话茬,心想,小孩就是小孩,曾经是,以后也是。


 


++




这一年秋末,小孩又领回来一个更小的孩子。眉清目秀的,长得也挺好看。


他冲那孩子招招手,那人吧嗒吧嗒跑过来,脆生生喊了句,师父。


 


++




而后寒来暑往,岁月荣枯。


对面老太婆的樱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直到有一天那个金毛混蛋回来了,还是抱着他那个破鸟笼。


 


还走吗?小孩问。


不走了。金毛混蛋挠挠头,从身后拉过来一个抱着大贝壳满面通红的姑娘。


 


++




这一年的大晦日,不知什么时候长了白头发的小孩又摸出一张灰色的符咒,工工整整地写了几个字,恭恭敬敬地挂在老太婆的枝头。


我的小院如今住满了形形色色的妖怪,一只刚来没多久的红毛小胖子举着风车抱着膝盖问,阿爸阿爸,你写的什么呀。


小孩眯起眼睛笑笑,新年愿望。


 


唯愿岁岁长相伴。


 


これからも ずっと一緒に


 


                               安倍 晴明


 


-Fin.-


 


※涉及历史部分有史实有衍生,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鏡音リン·レン
お誕生祭おめでとう

九周年生日快乐
遇见你们的第五年
爱上你们的第五年
未来还有更多时光要和你们一起度过

大好ぎ。

【春樱·番外】

·给你的圣诞礼物

·正文点头像

年终的时候意外地下了大雪。
从窗户看出去天地都被染上了白色。
冷色调和室内的温暖装饰成为鲜明对比,弥生春披着薄毯子靠在窗边,手里捂着暖水袋,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桌上还放着那人离开前留下的纸条。
最近工作似乎又忙起来了,好不容易见了一面马上又要分别几天。
弥生春叹了口气。
马上就要十二点了,怕是没办法等到那人了。
拉上窗帘,他正准备起身时,手机突然响了。
——始。
他急忙滑过接听。
“喂,春?”
“嗯。”
“抱歉,今晚可能回不去了,你早点睡吧。”
预料之中。
弥生春笑了笑,“知道了,你注意休息,不要太累了。”
“好。对了,鞋柜上的信封你打开了吗?”
“信封?”早上确实看见了,但以为是始的就没有去打开,“没有。”
“那你现在马上去打开吧。”
“……给我的?”
“嗯。”
弥生春不由得加快脚步走向玄关,白色信封静静躺在鞋柜上。
“原本想着等工作少点再跟你说的。”
——打开信封
“不过果然还是没办法忍住。”
——微微倾斜信封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吗?”
——一枚戒指滑了出来,躺在手心。

眼角的泪水突然滑过。
“我……愿意”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以来,收过最棒的圣诞礼物。

从此我不再是一个人。

太久没写始春,好生疏啊……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小天使w
圣诞快乐(比心

【阴阳师】和你一起过的圣诞节

·多cp
·制糖专业户

1.狗崽
今年的雪下得有点大。
温暖的室内——
炉火边坐着两个人,有着狐耳的青年坐在金发的青年怀里,金发青年用翅膀将两人围起来,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狐耳青年埋在金发青年脖颈间,尾巴一甩一甩,一不小心碰到凉冷的地板,“咻”一下缩回来缠到金发青年的腰上。
金发青年拍拍他的腰,侧过头在他眉间印上一吻,在看到狐耳青年微红的脸颊和耷拉下来的耳朵后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
“圣诞快乐。”

2.酒茨
茨木端着酒独自坐在外廊上,一个人的身影被月光拉得很长。
圣诞节前,他寻了那他不喜欢的女子一回,千求万磨让她答应圣诞节和他的挚友一同度过。
“你个傻子。”那女子甩甩头发,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茨木挠挠头,露出一个傻笑:“吾友开心就好。”他已经可以想象吾友得知这个消息后兴奋的脸庞了。
“你个傻子。”女子叹息一声,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今天早上,他兴冲冲地跑去告知挚友,果不其然看见了他高兴的脸。
帮着选了最好看的衣服,挑了最合适的礼物,他站在门口目送挚友出门,然后缓缓关上大门,独自走回了屋内。
吾友不在,做些什么好呢?
对了,来喝酒吧。
醉过去的话,一定可以忘了当下。
他搬来了小桌子,想象着以往同挚友喝酒的情景,举起酒杯朝着对面空着的位置露出傻笑:“吾友,请!”
“吾友,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吾友,听闻晴明又召唤出了SSR,我们改天去看看吧。”
“吾友,今晚山下的村子有一个庆礼,橘红色的灯光在黑夜中霎是好看,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哦不行啊……你已经有约了……现在正和那个女人一起……”逐渐低落的声音。
打了个嗝,茨木眯了眯眼,感觉眼前挚友的虚影有些真切,连皱起来的眉头都那么熟悉。
“出现幻影了?我果然喝醉了。”茨木揉揉眼睛,“吾友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他应该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才对……”
“傻瓜。”虚影低斥一声,伸手颇有些无奈地弹了一下茨木的额头。
茨木瞬间酒醒了一大半:“吾吾吾吾吾友?”
酒吞叹了口气,自己取过酒杯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茨木不可置信地问。
酒吞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没什么,被赶回来了。”
看着茨木瞪大眼睛傻呆呆的样子,酒吞感觉有些头疼。

“你还真来了?”
酒吞万丈光芒地敲开门,原以为会受到心上人的欢迎,没想到迎来的却是一片片锋利的枫叶,“滚回去!”
“那个傻子整整求了我三天,我原以为你会明白他那份心,没想到……”女子一脸怒气,“给我滚回去!”
于是他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酒吞又仰头饮下一杯酒,余光转向身边的人,看到了那人一直绷着却禁不住上扬的嘴角。
罢了罢了。
就这样吧。
“吾友,圣诞快乐!”
“……你也是。”

3.红叶
红叶将酒吞赶回去后,转身进了屋子。
事实上,她原先派了小妖怪给晴明传话,想邀请心上人一同共度圣诞节。
但很可惜的,那人没有回话。
心里烦躁得很,又被茨木那个傻子缠了许久,最终还是答应了,心里想着,自己孑然一身就算了,不如帮他一把,算是给他的圣诞礼物吧。
红叶取下簪子,将长发放下,有些无力地靠在桌子边。

“红、红叶大人!!晴明大人有回信!!”
半眯着眼打盹的红叶猛然起身,一脸惊喜。
小妖怪急急忙忙冲上来,将手中包裹递给她。
红叶迫不及待地接过包裹,取出其中的信件。
——多谢红叶姑娘的邀请,晴明不甚感激。然而今夜已有约定,无法亲自到你府上共度佳节,特送上自家酿的桃花酒,以表歉意。
——圣诞快乐。
红叶打开包裹,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精致的酒瓶,灯光照耀下发出温润的光芒。
红叶取出酒,将脸靠在酒瓶上,笑得幸福。
“圣诞快乐,晴明。”

4.博晴
“东西送过去了?”源博雅靠在樱花树下问。
“嗯。”晴明坐在桌前,微笑着看院里的小妖怪们围着炉火跳舞。
源博雅有些吃味:“你送了她礼物,那我的呢?”
晴明闻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他勾勾手指,示意树下的人靠过来。
源博雅有些疑惑地靠了过去,唇上被柔软的事物碰了一下。
眼前是那人盈满笑意的眸子。
源博雅瞬间脸红了一大片,“你你你你你”
“不喜欢?”
“……喜欢”
晴明揽过源博雅的脖颈,额头蹭着他的,轻笑地说:“圣诞快乐,博雅。”
“圣诞快乐,晴明。”

5.
地府,阎魔靠在云上,撑着下巴,一脸无奈地看着伏在桌上的人。
“冰山,今日是圣诞,过来陪我。”
“阎魔大人,等属下将这些公文全部处理完。”
阎魔在云上翻了个身,“对了冰山,我的礼物呢?”
“诶?”伏案的人闻言抬起头。
“你不是没有给我准备吧?”
“……”
“冰山……”
判官挠挠头,拿起笔低头在纸上“唰唰唰”画了几笔,写完后恭恭敬敬地递给阎魔。
阎魔好奇地拿过来看,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愛”字。
阎魔控制不住地笑起来,看着那人有些窘迫的脸又禁不住想逗他。
“爱谁?”
“……”
“鬼使白?还是鬼使黑?”
“……您……”

6.骨科
因为圣诞节地府专门放了一天假。
鬼使黑很早就起床开始准备做汤圆。
动作麻利地将黑白团子搓好,圆润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起昨晚弟弟闹着想吃汤圆的脸。
“圣诞节吃汤圆?”
“想吃……”
将汤圆倒进锅后,就听到身后靠近的声音。
一转头,看到鬼使白揉着眼睛站在他身后。
“醒了?”
“没有,我还在做梦。”
“……那这汤圆也不要吃了。”
“……我醒了。”
鬼使黑搅拌了一下锅,头也不回地说:“去洗把脸,很快能吃。”
鬼使白应了一声,转身准备走时又回过头说:“对了,圣诞快乐,哥哥。”
“诶?”鬼使黑愣了一下,继而露出了一个笑容:“真可爱啊我的弟弟。”

7.妖琴师给小鹿男戴上了亲手做的圣诞帽。
姑获鸟给身边围着的几个小团子讲故事。
桃花妖挽着樱花妖的手坐在树上。
八百比丘尼看着他们,挥手撒下一片光芒,照亮每一个人,每一只妖的幸福的脸庞。

——圣诞快乐

纪念我抽到了大狗子ww
看到这里不甚感激,小天使们圣诞快乐www

好想写妖琴师x小鹿男哦
然而没有梗_(:з」∠)_
小鹿辣——————么可爱(´∀`)♡

寮里有对死基佬但是他们不承认

·cp狗崽
·甜甜甜
·Ready?

1.亚洲寮里有一只五星妖狐。
他不喜欢突突。
不喜欢打大蛇。
不喜欢小姐姐。
不喜欢做标本。
不喜欢被揉尾巴。
他有个好基友,叫做大天狗。

2.他喜欢和大天狗在一起。
两妖总是像老头子一样,坐在后院里喝茶,吃果子,看天看地看月亮,有时候还一起拿樱花妖,桃花妖送来的花编小花圈,给小鹿男挂在角上。
可是晴明心很塞。
因为宝宝扎堆没有妖带。
姑姑已经快罢工了。

3.寮里都在传妖狐和大天狗是一对。
灯笼鬼第一个吐着舌头跑去问妖狐,然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小生只牵过大人的手,并没有其他亲昵举动,谈何在一起呢?”
张着嘴巴去的灯笼鬼被塞了一嘴狗粮回去了。
得知这件事的一干女孩子们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嘿嘿嘿”的笑容。

4.寮里有只六星莹草。
她是寮里的老大,怼得起大蛇,揍得起麒麟,每天像一尊佛一样被晴明供奉着。
“爸爸,打蛇吗?”每天都被问这样的问题。
今天的莹草很严肃。
她在思考,怎么才能让妖狐和大天狗有进一步的进展。
毕竟作为大佬,寮里小弟的幸福还是得关照着的。

5.莹草先去找了妖狐。
一进房间就看到妖狐用手喂了大天狗一个果子。
“好吃吗?”
那位沉默寡言的大人点了点头,转过头继续看经书。
然后就看到妖狐脸上灿烂的不忍直视的笑容。
莹草捂了捂心口,默默在心里给自己补了一下血。

6.“崽啊”
“嗯?”
“你不觉得大天狗很纵容你吗?”
“唔没有啊,小生和他是好朋友吧。”
“那不同,你看我和他关系也不错,但我连他衣角都没有碰过。”
妖狐想起上次喝醉了酒在大天狗怀里醒来的事,抿抿嘴将想说的话吞下去。
“所以我觉得,即使你去亲近他,他也不会反感的。”
妖狐低头思考了一下,错过了莹草脸上“嘿嘿嘿”的笑容。

7.“怎么了?”
大天狗像往常一样坐在后院看书,怀里突然钻进一个毛茸茸物体。
妖狐搂着他的脖子,有些尴尬。
“莹草说,你很纵容小生。”
大妖怪调整了一下坐姿,喉咙里轻轻“嗯”了一声。
“小生这样你不生气吗?”
大妖怪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如果是樱花姐姐她们呢?”
大妖怪思考了一下,“她们不会靠近吾。”
只有汝会。

8.莹草第二天去找妖狐,一进门看到妖狐缩在大天狗怀里熟睡,大妖怪听到脚步声,略微抬眼看了她一下,又将视线转回书上。
莹草觉得胸口有点哽。
犬神,该吃饭了。

9.女孩子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
莹草觉得事情快成了。
只差临门一脚。
于是她又去找妖狐。

10.妖狐喝醉会发酒疯。
自从上一次喝醉了酒把源博雅珍藏的晴明私房照撕烂并被狠揍了一顿后,他痛哭流涕地扒着大天狗的前襟发誓再喝酒就让大天狗带他上天用托马斯回旋飞醒酒。

11.莹草偷偷地跟妖狐说,“只要你肯说服大天狗和我们要真心话大冒险,我就把酒吞的酒偷过来给你喝。”
妖狐咂咂嘴,跑去找大天狗。
“只要你肯和小生去玩真心话大冒险小生把酒吞的酒偷过来给你喝。”

12.妖狐如愿以偿地喝到了酒吞的酒。
他留了一半,装在瓶子里打算拿给大天狗。
女孩子们凑在一起,偷偷摸摸地准备着什么。
姑姑好奇地凑过去,被女孩子们赶走。
“姑姑不懂的fufufu~”

13.妖狐的运气似乎不太好。
妖狐看着面前指向自己的罗盘叹了口气。
小姐姐们“嘿嘿嘿”地笑着凑近他。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
“你喜欢大天狗大人么?”
妖狐有些尴尬,打开扇子遮住半张脸,眼睛乱瞟,就是不敢看身边的大妖怪。
“姐姐们莫要欺负小生。”
“那你换大冒险吧。”
无奈之下妖狐点点头,猜想不过是做些让人羞耻的事罢了。

14.“亲大天狗大人一口。”
妖狐石化。
“要亲嘴哦!”桃花妖吹出一朵桃花,款款落到两人之间。
妖狐脑袋一格一格地转向身边的妖,大妖怪一脸平淡地望着他。
反正……他俩都这么熟了……亲一口……没关系吧……最多就是被卷上天去和太阳肩并肩……
妖狐小小嘟囔了一句“小生唐突了”就慢慢凑过去。

15.莹草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神助攻。
以前也是,以后也是。
就在妖狐有些缓慢地朝大天狗凑过去时,莹草在他身后掂了掂蒲公英,摆出了觉的经典动作,狠狠地朝妖狐后脑勺呼过去。
妖狐“哎呀”一声,只觉脑袋一疼,嘴唇就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是大天狗俊美的脸庞。
眼睫毛真长……
身后的莹草笑得深藏功与名。

16.大妖怪把他放开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喝酒了。”
一个陈述句。
妖狐:噫!!!!!!!!!!

17.很快妖狐和大天狗就在一起了。
两妖继续每天派狗粮,一下子从老年人生活跳回了热恋期,每天都可以看到妖狐缩在大天狗怀里撒娇求抱抱。
众人:犬神!!!吃饭了!!!!

18.这天,莹草坐在屋顶上,看着院子里的妖们。
大天狗睡在妖狐腿上,身上盖着妖狐的尾巴,妖狐一下一下地拍着大天狗的背哄他睡觉。
小鹿男顶着樱花给他编的花圈小心翼翼地靠近在树下抚琴的妖琴师,妖琴师看了他一眼,把他抱到腿上。
茨木小团子坐在酒吞的腹肌上,歪着头看他的睡颜,软软地叫“吾友?”酒吞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团子搂进怀里,两妖沉沉睡去。
桃花和樱花催开了院子里的花,花瓣落得满地都是。
莹草摸了摸自己的蒲公英,今天也是平和的一天啊。

【完】
写完我也“嘿嘿嘿”了_(:з」∠)_

狗子还不来我家。
我的崽今天依然是单身崽。

感谢看文的小天使w
看文愉快w

【狗崽】冬日暖光

【短篇完结】

冬日。
山上风雪相交,白茫茫的一片让人看不清路,寒风不停地刮过山上的每一个角落。
山顶处有一座华丽的庭院,四处都挂着橘红色的灯笼,在冷冬中透出温暖的光。
大天狗披着和衣坐在灯光中间,修长的手指执6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眼神轻轻掠过身边正坐的人。
那人带着面具,只露出了淡色的唇,头上立着毛茸茸的狐耳,正倾身为他倒满酒杯。
大天狗眼神扫过狐耳,又转向狐尾,喉头微微动了一下。
“大人,天色已晚,今晚不如就……”话只说到一半,在与大天狗眼神对接时突然顿住,偏过头不再说话。
大天狗看了他一会,靠到身边的矮桌上,闭目道:“收下去吧。”
妖狐应了一声,将酒杯全部收好,走出门外。
妖狐加快脚步赶往厨房,脑中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灯光下的大天狗显得异常柔和俊美,白皙的皮肤,深邃的眼睛,雍容的姿态,每一寸都是对他最大的诱惑。
他深深叹了口气,人人都说妖狐最擅长媚术,怎么他就觉得大天狗才是最擅长的那一个呢?
而他就是那被诱惑的人,奋不顾身地跳进猎人设好的陷阱中,直到现在都没有逃离。
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啊。

房间内
大天狗在妖狐离开的时候微微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那离去的身影。
似乎是很久之前开始,妖狐就一直呆在他身边服侍他。奇怪的是,他脸上的面具从来没有摘下来过,即使是大天狗也没有见过。偶尔会有小姑娘提出想看看他的脸,他都会笑得狡黠,用扇子点点自己的面具,说:“这面具只有小生的命定之人才可以摘,姑娘若是看了就必须对小生负责。”
即使有点好奇,大天狗也不曾问过他关于面具的事。应该说,他们虽然每天呆在一起,但关系却像是普通的主仆一样规矩。这种关系从见面开始就维持到现在,最近他却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晚上偶尔喝的酒多了他都会靠在矮桌或榻上小睡,但每次醒来身上都有一条薄毯子。当他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妖狐却摇头否认,温和地说可能是您的爱慕者给您盖上的。
不仅如此,妖狐开始躲避和他的眼神对接,而且总是想尽办法避免两人独处。
习惯了妖狐呆在身边,无论如何他都没办法放开他。
今晚他故意将妖狐留下来喝酒,像往常一样贪多了几杯酒,作出醉酒的样子。
他静静地闭目养神,突然就有轻轻的脚步声靠近,一张薄毯子盖在了身上。大天狗依然不动声色,许久,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叹息。
嘴唇突然被温软的物体触碰了一下,轻得就像一阵暖风拂过一般。
“您什么时候才能看我一眼……”饱含委屈和卑微的轻叹。
他听得清楚,这分明是妖狐的声音。
他猛然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极为艳丽的脸庞,赤红的纹路一路蔓延到眼下,金色的瞳孔此时正因惊吓而睁得很大。
妖狐手忙脚乱地想把面具戴回去,大天狗猛地卷起一阵风将面具打掉。
“大天狗大人……”妖狐怔怔地看着他,眼中的委屈似要溢出来一般。这人明明醒着,那刚刚他说的话也被听见了吗?
大天狗用黑色羽翼将妖狐环住,问:“汝在躲吾?”妖狐不安地动了动,眼神乱飘,打定主意不说话。
大天狗见他不说话,又问:“汝喜欢吾?”
“这、您……”妖狐脸色爆红,开始挣扎,“您先放开我。”
“汝先回答吾。”大天狗依然是那张淡淡的脸,眼睛直视他。
妖狐停下挣扎,怔怔地看着他,突然一滴泪就掉了下来。“是又如何?”他艰难地说。是的话您就会喜欢我吗?
大天狗看了他一会儿,抬手为他擦去眼泪,俯身将一个吻烙在他额头上。
“不要哭了。”
“吾也喜欢汝。”
“吾作你的命定之人,可好?”
从今以后也一起看这座山的春夏秋冬,一起走过斑驳的岁月。
和你一同醉倒花丛中,梦中蝴蝶飞。

完。

【大天狗揉过狐狸耳朵,又重重撸了几把狐狸尾巴,满足地抱着全身通红的妖狐沉沉睡去ww】

诈个尸。
我还活着。
今天的我依然沉迷阴阳师。
抽了四只崽崽,然而依然没有大天狗。(躺倒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小天使ww

#占tag致歉

要对所有小天使说声抱歉,因为最近没有什么时间更文,而且脑中无梗,又有很多个大坑要填,感觉很没有动力。给点时间让我调整一下状态_(:з」∠)_
最近沉迷阴阳师,预计下篇是狗崽和70粉感谢文。
真的很感谢每一个看文和关注我的小天使(鞠躬(比心